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查看: 8230|回复: 21
收起左侧

在这发自己写的恋爱小说,有人看吗?

[复制链接]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08:4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很久没来发帖了。今年经历了很多事情。我不知道发这种小说是否有违社区的规定。因为的确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写的网恋婚外情。和芳疗没什么关系,只是主角的名字是根据芳香植物来取的。之前是在知乎写了,有点想转发过来。毕竟这里的网友主要是交流精油芳疗为主的,生活交集不多。如果有人看了能和我聊聊也好。
如果确实违反规定了,就删掉吧。




上一篇:桂花香膏·走进深秋时节
下一篇:【手作初体验】无需完美计划,不期而遇在路上等你
楼主热帖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08:4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水一方2020

好多年前,真薰读过琼瑶的《在水一方》。琼瑶那么多小说,之所以会对这篇有点印象,是因为女主杜小双也是教钢琴的。当时的真薰新婚不久,无论如何不会想到,女主婚姻不幸的命运,竟也会与数年后的自己如出一辙。更没有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陷入一段婚外恋情之中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08:5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

2020年7月底。离七夕还有一个月左右,Soul广场上已经有不少找对象过七夕的瞬间。真薰才刚注册几天,不认识什么人,就把瞬间当成一个树洞,想发什么就发什么。也许是受七夕相亲帖子的影响,那天早上,真薰在瞬间里敲下了秦观的《鹊桥仙》: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?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

没几分钟,消息提示有了一个回复。一个男生头像,“诗词不错,如果用手写就更好了”。

手写诗词,好像穿越回到学生时代。那时,真薰也练字,喜欢五代词,温庭筠、韦庄、李煜。用繁体字竖着写,特别有美感。二十年过去了,如今写字的机会除了签名以外,也就是在学生乐谱的边角写几句简短的提示。偶尔有学生夸赞,“薰老师字写得真好看”,仅此而已。

真薰于是点开头像进去看瞬间,男生ID叫“喜马拉雅雪”,瞬间里有好几幅钢笔书法作品,严谨又工整的楷书,有诗词,有佛经。真薰欣赏着,分别都点了赞,顺手也对他点了关注。——毕竟Soul是一个充斥着荷尔蒙的地方,这样的人不多见。

私聊提示亮了,“喜马拉雅雪”发来消息:

你喜欢的都是传统文化?

看来他也来看了真薰的瞬间。里面提到过红楼梦、金瓶梅、三言二拍。

大神主动来找自己说话,真薰有点受宠若惊。随意聊了几句,“喜马拉雅雪”提到自己在研究金刚经,真薰就分享了一个B站链接,复旦大学教授王德峰讲金刚经。

过了一会儿,对方忽然传过来一张图片,说“送你”:
一1.jpg
没想到大神这么慷慨,出手就送了一幅字。受宠若惊就更加受宠若惊了。
真薰道了谢,存下了图片。拿起自己平时用的圆珠笔,随便找了一张白纸,也写了一幅:
一2.jpg
繁体字早不会写了,竖版也写不惯了,就这么凑合吧。写完,真薰在瞬间po出了这两张图片,向“喜马拉雅雪”致意。
后来,真薰问过雪松,第一次聊天就送一幅字,是不是有什么意思。雪松说,当时只是觉得诗词不错,但打字太没意思了,所以写出来送你一张。不过,看你的瞬间,就知道你是感情出了问题。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08:5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听到有钥匙开门的声音,真薰赶紧去开门。因为一个人带着女儿睡觉,真薰心里不安,夜里会把家门反锁。门开了,花梨向真薰点了点头,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工作室。

花梨和真薰同岁,曾是音乐学院的同窗。年轻时,花梨比真薰胖一点。近年来,因为健身,倒是瘦下来了。白皙的脸上棱角分明,下巴上青青的胡茬,戴一副黑框眼镜,刨个光头,戴顶帽子,颇有艺术家的范儿。

当年,两人都是彼此的初恋。毕业后,真薰在上海开始工作,花梨去了维也纳深造。真薰等了花梨两年。有人说,熬过了异地恋,就是一辈子。可惜一辈子太长,终究还是没有等到。

婚后好几年,两个人过着自由自在的艺术家生涯。直到34岁那年,花梨对真薰说,想要个孩子了。很顺利,不到一年,女儿出生。从那时起,花梨开始接很多的工作,真薰忙着照顾孩子,也顾不上陪他。孩子半岁时,两人还合作演出过肖邦第一协奏曲,花梨主奏,真薰协奏。真薰背着吸奶器,跟他去外地演出。后来渐渐地就变成,同住一个家,两人几乎不照面,也不说话。花梨有工作室,真薰也有自己的小琴房,夫妻俩各上各的课,各练各的琴。

有一天,真薰忽然发现,大概有一年左右,花梨没有来找过她了。床笫之事,真薰极少主动,一般都是花梨主动,她配合。这辈子她主动只有两次。一次是花梨留学时,去维也纳看他。夫妻俩分别了几个月,一见面,彼此竟都有些羞涩。当天也许因为租的公寓小,隔壁还有室友,两人没有亲密就睡下了。真薰半夜醒来,再也忍不住,推醒花梨,主动要了一次。

第二次就是那天中午,花梨和真薰在商场吃了一顿牛排,有说有笑地回家。到了家里,真薰牵住花梨的手,把他带到卧室。这个新家搬过来有半年,卧室的床上还没有春暖花开过。夫妻这么些年了,真薰的意思,花梨也很清楚。他脸上表现出为难的神色,但还是开始脱衣服、接吻。十几分钟后,花梨一脸阴沉,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,真薰把手放在他胸膛上,轻声说,也许你最近太累了。

从那天起,两个人之间就僵住了,连有说有笑都不再有,代之以尴尬的沉默。

真薰的心态崩了。她在电脑上看《如懿传》,看到如懿说,也许本宫已经失去了曾经恋恋不舍的少年郎,泪如雨下。回忆起当年在上海音乐厅外,星空下的牵手,曾经也美得像偶像剧一样。

长期被冷落,真薰的无名怒火无处发泄。小区里有一家钢琴培训班,与真薰素有嫌隙。2020年初,新冠疫情严峻,那培训班仍在开课。真薰一封投诉信,培训班被贴了封条。

5月的一天晚上,真薰带着女儿在小区广场上玩。时间有点晚了,广场上没什么人。那培训班的业主夫妻二人过来,先是威胁,然后男的动手打了真薰,把她打得倒在地上。真薰打电话给花梨,他没接。真薰头昏脑涨地带着女儿回到家里,头上已经鼓起一个大包。这时花梨从房间出来,说,我刚下课。真薰说,是不是哪天我被人打死了你都不知道。

那天晚上,真薰头很痛,躺在床上。花梨试着哄女儿睡觉,女儿哭着要找妈妈。花梨失去了耐心,粗暴地把女儿拉走。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把晚饭也吐了一地,花梨和真薰两个人又擦洗了半天。

那个周末,女儿送到奶奶家去了。黄昏时分,真薰一个人侧躺在床上,看似在睡觉,其实枕头湿了一大半。花梨过来说话,她也不理。那天晚上,真薰把卧室上了锁。花梨发微信来问怎么回事,真薰回:
床是给我老公和孩子爸爸睡的,你配吗?
花梨回:
确实做得不好,甘愿受罚。
于是睡在了工作室的瑜伽垫上。

过了几天,真薰躺在床上看电视。花梨过来,说,我们谈谈吧。我知道你这两年过得一点都不开心。我也是犹豫了很久,很抱歉没有早点告诉你。感情这个东西很奇怪的,没有了就是没有了。我不爱你了,不想和你过了。你可以再去找你的幸福,我也想再找一个爱人。

说完,两个人都哭了。

过了几天,花梨从家里搬出去了,对双方父母说,需要编撰一本教材,在外面比较静心。从此以后就住在了外面,每周固定两天回家里工作室上课,上完就走了。
前两周,真薰夜不能寐,以泪洗面。刚开始,她指望花梨像他说的那样,过一两个月,编完了教材就回家来。女儿问,爸爸去哪里了?她无言以答。时间长了,真薰也就习惯了这种分居生活,不作指望了。有时候,自己心里在默默地筹划,假如有一天离婚的话,财产该怎么去分,要多少抚养费。

不久,真薰做了一个梦。梦里,她上了一辆公交车,遇到了一位好像是高中里的男同学,他轻轻握住了真薰的手。看似没发生什么,但真薰知道,这是一个春梦。然后,真薰就下载了Soul。

后来,真薰总怀疑,也许那天梦到的不是什么高中男同学,就是雪松。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14:0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几天后,真薰点进关注列表,看到“喜马拉雅雪”的关系从“密友”变成了“已关注”。也就是说,他取关了真薰。
真薰想起,有一天心情不好,删了好多瞬间,其中包括“喜马拉雅雪”送的那幅字。难怪他取关了。
真薰心里有点小失落。要不要也取关他呢?手指在按钮上犹豫了一下,没有按下去。毕竟,人家是大神,取关就取关吧。我就继续关注着,做一个小迷妹吧。毕竟他送过我一幅字,毕竟第一次聊天,就和他聊到了王德峰。这在Soul里,实在是非常难得的了。
于是,真薰就这样每天发布一两条瞬间,有时是分享古典音乐,有时po自己弹的琴,遇到匹配到的或者广场上打招呼的男生,就随便聊聊。大部分的聊天目的性都很强,问年龄、婚姻状况、身高体重、交换照片,直奔找对象或者约炮而来。遇到素质差的直接性骚扰。遇到一些有礼貌也愿意聊聊的,却又往往陷入尬聊,沦为“吃饭了吗?”“在干嘛?”的循环。还有一种,嘘寒问暖的钻石王老五,照片帅得像明星,上来就让你唱首歌给他听,这就是杀猪盘。
真薰心里有一个模糊的影子。她想找一个人。什么人呢?炮友?情人?Soulmate?说不清。既然想找,随便遇到谁,就这么随便聊着吧。但是,说实在的,对所谓的soulmate,真薰已经不相信了。既然曾经的真爱最后都能结局潦倒,soulmate不soulmate,又能怎么样呢?
那天,“喜马拉雅雪”又po瞬间了,两张照片,一条河岸边,几栋楼房。配文:
有段时间没来这里散步了……十二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震惊上海乃至全国的事件,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,人都是健忘的呢。
真薰觉得这照片上的河岸和楼房好眼熟,这不就是小区旁边的那条河吗?那楼房……十二年前……真薰回忆着,上网搜索了一下。啊!就是著名的楼脆脆事件啊,和自己所住的小区就隔了一条马路而已。
真薰没有多想,在下面发表了评论:左岸名都。
过了一会儿,“喜马拉雅雪”回复:(竖大拇指)正解!
真薰再回:我就住在西洲花苑。
对方又回:哦哦,那里啊,挺熟的,靠近万达。
既然对上话了,真薰想,干脆把话说开。于是在私聊对话框里打字:
前几天心情不好,删了好多瞬间,把你写的字也删了。别介意。图片我收藏着。
过了会儿,回复来了:
没事,我也经常会删的。有时候想想留着也不大好。只是没想到我们离得那么近,只隔着一条河。
就这样,两人接着第一次的对话又聊了起来。“喜马拉雅雪”坦言为何要取关:
因为你发瞬间说没有共同话题就不要聊,我想,我不通音律,要有点自知之明……
真薰哑然失笑说:
是因为被骚扰得太多了,你知道,有的人素质很差。完全没有针对你,你倒是上心了。
那天的聊天中,“喜马拉雅雪”评价真薰的瞬间:复杂,曲折,幽深,深入骨髓,bad ending。真薰从来没有听别人如此评价过自己,用词如此的色彩丰富,足见也是一个对文字敏感的人。真薰把这句话po在了瞬间里:
三1.jpg
他在下面回复:是精神病人吧。
真薰和雪松大概就是这样开始交往的。没问年龄、没问身高体重、没问婚姻状况、没交换照片,那些一般的交友开场白都没有,就这么成为了密友。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09:1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了两章,在审核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52

帖子

0

听众

1430

小花
花开4朵 Rank: 4
腿毛男神 发表于 2020-10-18 10:59:01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032

帖子

2259

听众

8万

小花
站长 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年轻的周芳香师 发表于 2020-10-18 11:18:07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11:2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
那麻烦快点审核。其实我写了六章了可以马上发过来的……审核慢我就没办法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52

帖子

0

听众

1430

小花
花开4朵 Rank: 4
腿毛男神 发表于 2020-10-18 13:47:30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了通过的两章,,有点感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14:1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自从雪松重新关注真薰成为密友之后,他几乎每天都会上线和真薰聊一会儿。有时是聊工作。他是一位程序员,工作使他痛苦,时常感到生无可恋。有时聊到家庭,他已婚,有两个女儿,和老人住在一起,打算把房子卖了再换一套。还会聊到财务问题,他想通过副业多挣点钱,争取有一天能辞掉工作。真薰几乎没有讲自己的婚姻状况——很有意思,她和其他souler都会提到自己和丈夫分居的事,唯独没有和雪松提。可能并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可以发展的对象。也可能正是这样的心态,使得她和他聊起来比较轻松。

那段时间《隐秘的角落》火了,真薰已经看完,安利给雪松。那一两个星期,每天晚上到点雪松就会冒泡,告诉真薰他看了哪一集,对剧情有什么看法。张东升vs雪松的发际线、“您看我还有机会吗”成为了他们之间的梗。一天半夜里,真薰忽然就想用钢琴弹一首《小白船》 发在瞬间里,逗一下雪松:
四1.jpg
而他也很默契地回复了:
四5.jpg
一周之后,雪松更新了瞬间,他把金刚经抄写完毕了,发了很长的一段文字。当真薰看到其中提到了王德峰所解释的“缘起性空”,她意识到雪松也许是写给她看的。其中最后两句话,让她暗暗吃惊:
我们来应用一下,
如来说你们是夫妻,即非夫妻,是名夫妻。
如来说你肚子上的肥肉,即非肥肉,是名肥肉。
“肥肉”是他们聊天的一个梗。真薰想要减肥,而雪松刚好是健身达人,经常聊到这个话题。这不奇怪,但是——夫妻?真薰想,我没和他说过花梨的事啊,他居然能说中?
于是真薰回复:
你这含沙射影……
雪松回:
瑟瑟发抖中,我是冤枉的……
第二天是周日。周日下午真薰课少,那天和雪松在线上不知不觉聊了一整个下午,聊健身锻炼、聊孩子学琴的事、聊他们共同喜爱的恐怖片……傍晚,六点多时,雪松忽然传过来了一张照片。还是那条河岸边,天空已经暗了一半,远处有几朵红云。雪松说:
你家那方向的云彩。
真薰一下子有种异样的感觉,他在往我这方向看吗?于是,拿起手机也拍了一张窗前的风景。无论雪松的照片还是真薰的,都有万达广场的那两栋楼,不过角度有点不一样。真薰说:
我这里看是这样的。
雪松又说:
直线距离3公里,跑步13分半,以前的最好成绩,现在估计跑不到了。
这是真薰第一次听到雪松表达想来找她的意思,忍不住有点感动。她灵光一现,po了一条瞬间:
四2.jpg
这是唐诗《春江花月夜》里的句子,原句是“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”。她把“月华”改成了“晚霞”。音乐方面,本想po肖邦第一协奏曲的第二乐章,真薰心目中最美的爱情乐章。但肖一青春洋溢,是属于青年人的,也是属于她与花梨的,他们协奏过此曲。而勃拉姆斯间奏曲Op.118之2,清淡、含蓄、带有沧桑和追忆往昔的感受,更适合中年人心境。真薰把瞬间po出去后,暗暗期待着,不知道雪松会不会看出来。
到了第二天,雪松私聊真薰说:
你的功力很深啊,此时相望不相闻都想到了,还改了两个字。我还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合适的诗句……
真薰回:
量身定制啊。
雪松回:
嗯,很合身,穿上了。
下一周,他们聊得更频繁了。由于互加QQ传电影,真薰看了雪松QQ空间的资料,比她大三岁。之前从未互相问过年龄,只是在聊天当中,真薰感到对方貌似比自己要成熟一些。但是到这个年纪了,成熟不成熟,似乎与岁数并没有很大的关系,更多地取决于个人的经历。真薰其实是更喜欢年长一些的男性,和花梨虽然同岁,心理上却一直有点姐弟恋的感觉。在Soul上聊的男生,也以比她小的居多。这次这盲盒,抽得倒是正合心意。
同期,其实真薰也还加了不少男网友聊着,到后来甚至连谁是谁都有点分不清,需要备注。虽说和雪松聊天经常有心有灵犀的感觉,但当时,真薰以为他们会一直这么柏拉图下去,没想到会和他真的发生什么。
那天,在一位常和真薰聊音乐的网友提议下,她决定试一试Soul的音乐共创功能。她自弹自唱,上传了一首新白娘子传奇插曲《渡情》,但只唱了女声部分,为男声留了白。她和几个聊得比较好的网友都说了,邀请他们来共创,其中也有雪松。雪松答应了,但是后来又说,手机出问题了,录出来只有他自己的声音。真薰也没有太在意。
隔了一个周末,那天是周一。真薰出去了一上午,中午回到家,发现在Soul上雪松悄悄@了她,上传了共创歌曲。
四3.jpg
之前已经有两个网友共创了,雪松上传的是最后一条。真薰边听边笑,其实雪松唱得不错,音准挺好,拍子也掐得挺准的,尤其是最后合唱“啦啦啦”的部分,在三个版本中是合得最好的,男女声很自然地合到了一起,气息都很同步。
真薰听了好几遍,给雪松回语音消息:
今天这个上午……回来听到你唱歌,心情好多了,谢谢你。
雪松就问:
上午怎么了?
真薰犹豫了一下,说:
之前去医院检查妇科,妇科查出来没什么,但是验小便发现尿蛋白有两个加。今天上午去社区医院肾内科检查,B超做出来,右肾有一个占位,建议我去大医院看。最坏的结果可能要切除一个肾。真抱歉,还是忍不住把这个消息告诉你,影响你心情了。
雪松很担心,然后一直安慰真薰,希望最后检查出来没事。
生病的事,除了父母以外,真薰第一个就是告诉了雪松。每天聊天聊习惯了,心理上已经对他产生了依恋感,尽管那时还未曾谋面。
那天真薰还po了一条自己练字的瞬间:
四4.jpg
图片中的钢笔、墨水和本子,都是真薰问过雪松建议后买的。“希望能长久地坚持”,其实是话里有话。真薰并不担心自己不能坚持练字,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长时间。
附:
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:
勃拉姆斯间奏曲Op.118: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15:21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七夕终于到了。真薰有了新的笔墨纸,把秦观的鹊桥仙重新写了一遍。之前那次写得太随意了,而且后来还删掉了。写完后,po了一条应景的七夕瞬间:
五1.jpg
用这样的方式和雪松一起过七夕,她很满足,同时又有些纠结。尽管相比Soul上遇到的其他男人,雪松已经是相当含蓄的了。但是,有几次他的撩拨之意还是很明显的。比如说,七夕第二天,雪松又po了这样一条瞬间,一张青龙浦夜景的照片,站在一座桥上拍的,方向对着真薰的家,配文:
青龙浦两岸夜景……真想跳下去施展下铁腿水上漂……
真薰看了,心想如何回应才恰当呢?于是想到了李之仪的那首《卜算子·我住长江头》。但是直接写出来,“但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、相思意”什么的,好像还是直白了一些。于是想了个含蓄的办法,发了一首艺术歌曲《我住长江头》:
五2.jpg
同时,那天晚上,她还上知乎匿名提了一个问题:
五3.jpg
没有人回答,真薰也只得把这个问题搁置在自己心里。
这段时间,真薰基本上中止了平时的工作生活日程,每天都至少去医院半天。最终诊断结果,恶性肿瘤,需要切除右肾。
住院是花梨开车送真薰去的。那天中午,他们在医院旁的一家小饭馆,一人要了一锅煲仔饭,边吃边聊,好像又回到了从前。办住院手续的时候,花梨支付了押金。
住进医院,空调太冷了,真薰当时就把短袖连衣裙换成了长袖长裤的病号服。把手腕上的病患信息腕带拍了张照发给雪松,他回复:
这就安排上了啊。
年纪轻轻就得了恶性肿瘤,真薰的父母都十分担心,每天来看望。花梨也隔一两天来探望一次。前几天,除了每天有两三个检查以外,没什么事情。没人来的时候,真薰就听音乐、看书,再就是和雪松聊天。她已经掌握到他的生活规律了。每天上午9点左右,他到了公司,就会发来消息。每天期待中的“叮咚”响起,真薰就不自觉地笑了。
为了缓解真薰的紧张情绪,雪松说起他上半年住院开胆囊的手术过程。真薰在他QQ空间看到过穿病号服的照片。因为聊熟了,雪松一改最初的温文尔雅,开始时不常地开开玩笑:
隔壁床那家伙毛发浓密,像只狗熊,护士给他剃完毛,再一看我身上,光溜溜的,就把刀放下了。
其实有点暧昧,身上光溜溜的,真薰想象了一下……虽说也是过来人了,还是觉得有点羞羞的。
然后说到被绑在推车上推进手术室,说到怎么被麻醉,说到刚醒来是什么感觉,说到术后第一天痛苦的呕吐……QQ空间里就几张照片的事,具体说起来还是有很多细节的。
医生通知了真薰,下周二手术。周日那天中午,安静了一上午的聊天框“叮咚”了一下,真薰打开看时,是一幅字:
五4.jpg
真薰读了两遍。虽然这首诗她以前没读到过,但诗的意思很明白。这算是表白吗?她心里有点乱了,用红楼梦里的话说,“如雷轰电掣一般”。
花了几分钟整理心情,真薰回了一个害羞表情,说:
你真会选诗。这首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雪松说:
挺应景吧?删掉了前面两句。
真薰笑说:
也是量身定做。
直到这时,真薰才意识到,也许她和雪松真的会有见面的一天。
周一那天做了一天的检查。第二天就要手术了,还是难免有些心慌。那天晚上天气晴朗,应该是农历十三,一轮圆月挂在天上,只是缺了一小道边。真薰忽然就很想把月亮拍下来给雪松看。在网上查了一下怎么拍月亮效果好,于是到病房的阳台上依样画葫芦拍了几张,选了一张传到万年不更新的QQ空间里:
五5.jpg
可能就因为万年不更新的关系,先点进来的是花梨。半小时后,雪松也来看了,还发了一条评论:
木有星星。
他这评论算是解释了真薰为什么忽然就想拍月亮照片了。真薰无奈地笑了一笑,过会儿又去阳台上重新拍了一张:
五6.jpg
这张照片,雪松点了一个赞。
手术那天,家里人都还没来,推车已经在等了。真薰自己一个人做好了准备工作,然后在手机上和雪松发了一个:
要去了。
没来得及等到回复。和雪松说的一样,被绑在床上推走。天花板上的灯不停地在眼前掠过,进电梯,出电梯。最后停留在有无影灯的房间。医生们一边工作一边闲聊。麻醉医生拿起了面罩对着真薰的脸,真薰没办法,只能数着自己的呼吸。一。二。三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15:24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出院五天了。傍晚,天开始有一点点暗下来。真薰在上课的小琴房里,低头在钢琴盖上临帖练字,一边练一边等待着。钢琴里倒映出她的影子,穿着一件宽松的紫色双宫绸短旗袍,颈上短短的立领,盘扣上挂了一串老银流苏压襟。她特意打扮过。
真薰毕竟还年轻,恢复算快。前一天她对雪松说,走路感觉不疼了,想出去散散步。雪松说:
明天我下班,陪你走走如何?
没想到,这就要见面了。早上他们还在开玩笑,真薰说:
至今没有邻居约我去爬山。倒是有一个约我去河边散步的。
他们住得近,宽泛点说是邻居也可以吧。
五点半该是雪松下班的时间。26分,消息响了,真薰笑了。打开一看,雪松传来一个视频,说:
下大暴雨了。
确实,视频里,窗外正在下雨。
真薰看了看窗外,没有下雨,有点乌云。天气预报也显示未来几小时没有雨。拍了张照片发给雪松。说:
先等雨停吧。如果雨一直下,那就改天咯。
雪松说:
我就怕你那边等下也大雨了。这样散步有点那啥。如果你觉得没啥,那我不怕。
真薰嘴上说改天,心里也不想的。回复了一张天气预报图片:
好像没说要下雨。
雪松说:
那我直接过来。落汤鸡别笑我。
真薰压着心里的激动继续写字。20多分钟后,收到语音消息:
我到万达广场了。
这时,窗外也有了雨声。真薰拿了一张便笺,写上:
六1.jpg
随便抓起一把伞,想了想,又在包里塞了一条干毛巾,就出了门。之前说好是在青龙浦桥上见面。她走到桥上等了一会儿,好几个人骑着车过去(雪松说过他骑车上下班),都不是。忽然想起,手机流量没开。赶紧打开时,看到雪松发了张照片,是真薰家小区门口。她赶紧拨通了语音:
喂,我在桥上。我刚才大概看见你从我身边过去了。
雪松说:
没有吧。我在这里三四分钟了。
真薰说:
那你现在沿着主干道往回走。
真薰打着伞,从桥上慢慢地往下走。不知怎么的脑子里想起了断桥相会的场景。走了一会儿,对面确实来了一个人,也打着伞。走近一看,是雪松,比照片上好看些,瘦瘦的,戴副半框眼镜,肤色晒得有点黑。灰色T恤衫,黑短裤,凉鞋,斜背个包。
两人相见,说了你好,先面对面笑了一会儿。雪松先说:
好像这里雨也下大了。
真薰说:
你把雨带过来了。
真薰带着雪松往小区旁边的河滨绿地走。走到河边,雪松说:
好像雨已经停了。
真薰把伞放下看了看,似乎是的。说:
那还挺巧的。老天帮忙了。
他们都收了伞。真薰从包里拿出毛巾递给雪松让他擦一擦脸。雪松推辞了一下,接过去擦了。然后,他们肩并肩沿着河边走去。
天还没有黑透,路灯亮着。青龙浦的这一段还算宽阔,水面倒映着对岸万达广场的两幢高楼。
他们一边走,一边随意聊着。聊雪松家卖的房子有没有人看,聊真薰家养的猫,聊雪松玩的游戏,说到了轩辕剑。雪松说,印象最深的是三代……真薰说——云与山的彼端,主角叫赛特。这也是真薰印象最深的一代。雪松惊讶真薰居然记得。
见面之前,真薰对雪松说过:
也许见了面,我们就没话说了,面面相觑,很尴尬。
雪松说:
会这么尴尬么?
真薰说:
我觉得我会。我见了你肯定一句都说不出来。
实际情况还好,是有过短暂的冷场,但雪松都主动把话接下去了,真薰也很镇定地侃侃而谈。即使冷场,也并不是那么尴尬。
那天傍晚,真薰好像穿越回二十年前,在和一位男同学进行一场纯情的校园恋爱。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散步,找话题闲聊,其实都是为了能多相处一会儿。
男同学……真薰想起自己做过的那个关于公交车的梦。
真薰想,他怎么不来牵我的手呢?结果是真的没牵,只是两人偶尔肩膀碰撞了一下。
一回过神来,他们已经回到了小区门口。真薰有点不舍地问:
那,回家了?
雪松说:
我也回家了。
于是两人道别,雪松骑上车走了。
一到家,真薰就把之前写好的“风雨如晦”便笺照片po在了瞬间里。没多久,雪松也到家了,回复:
一回家就看见你的诗了。你动作还真快。
真薰说:
其实我出门之前就写好了。
雪松说:
如果见面不愉快,就直接扔垃圾桶了吧?
真薰说:
怎么会不愉快呢,没想过这可能性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54

帖子

2

听众

1万

小花
花开8朵 Rank: 8Rank: 8
冰洁 发表于 2020-10-18 22:16:19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坐等更新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8 22:4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两天后的傍晚,真薰又走上了青龙浦桥。刚好在桥上,收到雪松发来的语音讯息,他一般在上下班路上就会发语音:
我想起来一件事,你有没有带口罩?好像现在电影院看电影都要有口罩的。
真薰说:
我带了两个口罩。
雪松说:
其实我自己有一个口罩的。
这段语音一开始,真薰听到雪松好像轻轻地笑了一下。也许是觉得真薰很周到,一下子带了两个口罩?其实真薰平时是个粗心的人,只不过和雪松交往才格外细心一些。
他们约好在万达广场五楼见面,雪松让真薰选一家餐厅。真薰在几家餐厅门口看了看广告,选了一家日本料理,在店门口排队的椅子上坐下来。旁边没人。收到雪松称已经到楼下了的语音,几分钟后,真薰看到他朝自己走过来,穿了件白T,依然是运动休闲风。但他一直往前走,仿佛没有看到她。真薰一直盯着他瞧,他终于注意到了,笑着走过来,说:
你和那天变化好大,一下子没认出来。
当天真薰穿了宽松的橡皮粉纯棉上衣搭牛油果绿的亚麻裤子,飘逸的艺术范儿;主要是戴了隐形眼镜,还把头发扎了起来,造型和初次见面的时候有点区别。
这次一见面,雪松很自然地将手搭在真薰背上,一起走进了餐厅。
上次见面之后,真薰大胆对雪松提出了一个愿望:
可以一起去看《信条》吗?
第二天,雪松订好了票子,约定周五晚上去万达五楼影院看电影,先一起吃饭。真薰说:
看电影你请了,吃饭让我请吧?
雪松不愿意,说:
怎么能让女生付钱?
真薰就算了。在餐厅里,两个人点了199双人套餐,雪松刷手机点单付了账。
真薰问雪松怎么跟家里说的,雪松说:
我公司里偶尔也会加班到这么晚。我就说公司有事,晚饭自己解决了。
饭毕,雪松去取电影票,真薰跟着他走进放映厅。进门有一段楼梯,走到跟前,雪松回过头,向真薰伸出了手。真薰设想过多次,雪松会如何牵她的手,没想到他会这样光明正大。她把手交给雪松,携手上了楼梯,一起入座。
雪松坐在真薰右边。他把两人中间的扶手翻起来,又牵起了真薰的手。真薰对雪松笑说:
是不是对小胖手垂涎已久了?
曾经有人评论真薰弹琴的视频,说她是“小胖手”,雪松开过玩笑,“原来小胖手不是我的错觉”。
电影还没开场,真薰问雪松要了两张票根,拍了照,又拍了一张两人十指相扣的特写,说要发到瞬间里官宣,让舔狗退散。
《信条》比较难懂,看到后半部,两人都有些云里雾里,笑着低声讨论着,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可能也是因为看得并不很专心。两只手没怎么松开过。雪松的手比真薰大不少,真薰的手放上去就像在他手心里一样。真薰任他握着手,雪松一直轻轻摩挲着。
终场了,他们一边往外走,真薰一边说:
后面都是云里雾里,感觉回去要先刷一波分析。
雪松则认为:
诺兰已经走上了邪路。
到了万达广场门口,雪松说:
我的车停在这里。我送你回去吧。白天电瓶车不能带成人,现在是晚上,应该没事。
于是真薰坐上了雪松的电瓶车,扶着他的腰。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。路其实很近,过一座桥就来到了真薰家大门口。
小区门外有个喷泉。雪松停了车,真薰下来,看见雪松也下了车,朝她张开了手臂。真薰于是转过身,也张开手臂,投入他怀里。还没来得及反应,只见雪松低下头,真薰嘴上被亲了一下。又一下。
他们道别分开了。真薰向大门走去。嘴唇被吻湿了,在晚风中凉凉的。
回到家,真薰第一件事就是把刚才拍的两张照片发了瞬间,并且置顶。照片里真薰的手上还带着淤青,那是住院打吊针留下的印记:
七1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52

帖子

0

听众

1430

小花
花开4朵 Rank: 4
腿毛男神 发表于 2020-10-19 00:46:05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9 07:53:06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
目前就更了那么多。接下来得慢慢写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9 08:41:35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
说说看法呗,我需要人提点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52

帖子

0

听众

1430

小花
花开4朵 Rank: 4
腿毛男神 发表于 2020-10-28 18:35:48 来自手机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0-19 08:41
说说看法呗,我需要人提点……

这样写下去就很好啊,代入感好强。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1-16 17:46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儿病了,在奶奶家,没去幼儿园。那天周一,真薰坐公交车去看望她。回家的时候,一下公交车,走上有高架的主干道,真薰一时兴起,多拐了一道弯,拐去了平时很少走到的那条路。往那个方向过去,就是雪松的家。真薰只是听雪松说起,虽然不远,以前却从来没有去过。
前一天,周日,雪松第一次来了真薰家里。家里养了两只猫,雪松说过几次要来撸猫。刚好他家里人都出去有事,真薰也没课。接到他出发的消息,没多久,就听到了他按门铃。真薰迎接雪松进门,说:
你来得好快啊!
如愿撸了猫之外,他们俩依偎在床上,一起看电影。刚好周五看了《信条》,雪松说诺兰的《盗梦空间》他还没看过,于是看的《盗梦空间》。真薰叫了一些鲜切水果,他俩相互喂着吃。
《盗梦空间》真薰看过几遍了,所以并没有认真看,只是享受着依偎在雪松怀里的感觉。她忍不住在他胸口亲了一下,雪松捧起她的脸,吻了她,很长的吻。真薰以前不知道,接吻也可以如此销魂。
雪松抚摸着真薰,真薰说:
不要摸嘛,你要是有想法了怎么办?我伤口还没好呢。
雪松说:
没关系,我很能忍的。
电影看了一半,雪松回了一个微信,对真薰说:
我要出发了。她们在回来路上了。
他们站在床边,紧紧地抱了一会儿。真薰忽然说:
我感觉到了。
他们都笑了,真薰又说:
对不起,让你难受了。
雪松说:
没事的,是我不好意思才对。
雪松回家后,她给他发消息:
你真是自制力惊人。谢谢你那么温柔。
他回复:
你现在怎么说也是病初愈啊,不会乱来的。
真薰带着回忆,慢慢走着。这是手术后第一次走那么远,头还是有些晕、脚步还是有些飘。她先找到了雪松散步并发照片给她的那段河岸,工作日的下午,静悄悄的,就她一个人在河岸边慢慢地走。多云天气,柔和的阳光笼罩着河面。
接着,找到了雪松家的小区门口。同样安静,没什么人出入。在入口处站了一会儿,转身离开。
最后,她来到了那座桥——那座雪松站在上面拍照,表示要“铁腿水上漂”的桥。从桥上看过去,前面有两座桥挡着,并不能看到自己家。她站在了他当时拍照的同一位置,也拍了一张。不过雪松拍的是夜景,真薰拍的是白天。
那天,真薰发了两条瞬间。第一条po了这张照片,这样写:
何必铁腿水上漂呢,小电驴一辆足矣。
第二条瞬间她弹了一段钢琴曲,弹的是《在水一方》。真薰总觉得,这首歌和第一次约会的情形很像。一开始是电闪雷鸣、大雨倾盆,但前奏过后,正篇开始,马上雨散云收,有两个人一起静静漫步的感觉,还是在河边,十分切题……
v2-5af165ed020089120721c7ffc744bfde_720w.jpg 音频试听点击:
https://yy.clubfires.com/#/audio/detail?id=840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1-20 17:44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九月中旬了,临近中秋。真薰在住院时就对雪松表示过,九月最令人期待的事情之一,就是鲜肉月饼上市。雪松不是从小在上海长大的,没有这个情结。
那天他俩约好,雪松下班后,再一起到河边去散步。刚好真薰的妈妈买来一盒新鲜出炉的光明村鲜肉月饼,真薰用袋子装了一个月饼出门。
雪松把真薰那天的打扮称为“民国闺秀”,上衣是圆领斜襟的玫红色香云纱小衫,下面是黑色香云纱长裙,他自己则依然是T恤短裤。见面后,两人先一起走过小区旁边长长的通道,来到河滨。真薰把月饼递给雪松,他站着吃了,真薰又递给他纸巾擦嘴。吃完,雪松跑着步去远处扔垃圾,又跑回到真薰身边。
天开始暗了。如同第一次一样,他们沿着河边慢慢走着。其实也才相隔一周,但是看电影那天牵过了手,Soul上发了官宣,彼此认可了男女朋友关系,心境已然不同了。雪松搂过真薰的肩,真薰靠着他一起往前走。
和第一次见面不同,那一天天气晴朗,迎面有不少散步的人走过来。真薰和雪松对视一眼,有些惴惴不安。这儿等于就是真薰家门口,就怕被熟人认出来,比如邻居,学生什么的。真薰一边有点担心,一边又对雪松说:
认出来就认出来,没事。
拐到一条比较僻静的小路上,正好没什么人,雪松拉住了真薰。真薰也回过头,两个人拥抱在一起,热烈地吻了很长时间。亲吻的间歇,雪松贴着真薰耳边,耳语道:
等你身体好了,我想要你。
如果没有过和花梨的那两年,真薰也许会把这句话听成冒犯。但是现在,经历过许多个醒来看着丈夫在身边呼呼大睡的绝望的深夜,在她听来,“我想要你”是一句赞美,一句动人的情话。
过了两天,真薰在聊天框中开心地对雪松说:
我现在有五万块钱了。
雪松很早就透露过,他有自己一套炒股的方法,能保证稳定的收益。也很巧。不久前,真薰说过,要攒五万块钱作为本金,和雪松学习炒股。因为前两年刚买了房,再加上一直没有很好的理财习惯,真薰基本是月光的状态。突然领到这笔钱,是曾经买过一笔大病保险,因为这次得肾癌,理赔得到的保险金,不多不少,刚好五万。
于是,真薰在雪松的指导下,下载了股票app,开了户,注入了资金,跟着雪松操作起来。他们的聊天记录里,开始频繁地出现炒股的内容,雪松经常提醒真薰,该挂价格了,买入了,卖出了,预测今天走势如何,或者简要讲解操作原理,等等。
关于这笔保险金的归属,实际上家里有过讨论。妈妈认为,当初做手术是花梨掏的钱,应该把三万多的手术费还他。爸爸却提醒真薰,考虑到日后可能会离婚,还是尽量把钱掌握在自己手里为好。最终,真薰心安理得地留下了这笔钱,用作了炒股的资金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41

帖子

0

听众

4948

小花
花开6朵 Rank: 6Rank: 6
 楼主| 上来钓个鱼 发表于 2020-11-20 17:4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九月下旬了。那天的桂花特别香。
早晨,雪松醒得很早,五点多就醒了。真薰这一段时间每天都早醒,看到Soul聊天框里的消息变成了已读,就知道他醒了。问他:
怎么醒这么早?
雪松说:
也许心里有事吧。
那天是雪松和真薰约好,他下午请假半天来陪她。上午上着班,雪松把被批好的请假条拍照给真薰看,真薰放下心来。
一边聊着炒股,雪松忽然说:
我给你五万,让你凑个十万吧,这样手续费也低些。刚好也是闲钱。
真薰拒绝了,表示还是想自己攒。雪松劝说了两次,看她态度坚决,也就算了。
事后回忆起来,为什么雪松会有这个提议呢?也许是因为,那天,就是雪松说的心里有事的那天吧。她猜的。
中午,真薰穿过日月光广场前宽阔的马路时,已经远远望见雪松的身影。她和他约好在喜茶门口碰头,不知道为什么他站在隔壁的耐克专卖店门口。那几天刚好流行“秋天的第一杯奶茶”,难道,是怕真薰让他请客奶茶么?
天已经开始凉了。雪松不再穿T恤,换了一件浅绿色的衬衫,灰色长裤,更加文质彬彬了。当他看见真薰时,显得吃惊不小,说:
你今天穿的这是什么衣服?像个少数民族。
真薰穿的是仿松桃绣的肚兜、绿色亚麻长裤,外披一件浅绿的长款披肩。因为从来不上班,天天在家里上课,真薰就是喜欢这一类风格的衣服。
雪松有点看不惯这种着装风格。一起坐自动扶梯下楼去地下层时,他又忍不住说:
看起来像某种动物……
后来透露说,某种动物指的是青蛙。
他们一起在一家西北面食馆子吃了午饭。一边吃,雪松一边继续聊他炒股的历史,甚至说起他曾经参与过网络博彩,幸而全身而退了,没有亏损。总之,他现在手里的这套炒股方法,是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总结出来的经验。稳扎稳打,一步一个脚印,绝对不存有赚快钱的侥幸心理。然而,这种方法很多人是看不上的,觉得利润率不高。
吃完饭,他们一起回到真薰家里。
像上次一样依偎着把下半部的《盗梦空间》看完后,谁都没有多说什么,他们很默契地共赴巫山了。两个人都仿佛期待已久。的确是两情相悦,水到渠成发生的;又像是终于一起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仪式。接吻之后,雪松翻身上来,一件一件脱掉真薰的衣服,真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,一边配合着。
平时聊天中,雪松极少开车。但是,有两次他表示过,对自己那方面的能力十分自信。当时真薰害羞地转移了话题,但心里始终是有点好奇的。第一次尝试,真薰觉得他所言非虚,但是,比起情欲的满足来说,记忆更深的,是心灵的满足。和雪松在床上裸裎相见,却没有一丝秽亵之感,反而心底一片干净、纯洁、平静、温柔。
从这一天开始,真薰的床不再是以前那张床了,它不再只有眼泪和绝望,它也有爱、甜蜜和欢愉了。真薰有时候入睡时,就会闭着眼睛,回忆起和雪松在床上的时光,仿佛做的梦也更甜一些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小香网
X
扫描微信公众号 「小香真精油」 法国精油5ml

0元免费试用


小香玩精油APP 1000+精油配方 30万精油爱好者

QQ|首页|导读|标签|专辑|Archiver|Sitemap|Sitemap1|Sitemap2|Sitemap3|Sitemap4|Sitemap5| 粤ICP备12029381号-2

GMT+8, 2020-11-29 00:03 , Processed in 0.104422 second(s), 18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